1月15日,市民在北京甘家口一公交站候車,身後的反腐倡廉公益廣告格外醒目。中新社發 李慧思 攝
  中新網3月14日電 新加坡《聯合早報》14日刊載《中共大規模反腐超預期》一文,文章指,中國前所未有的“反腐風暴”將改變現有游戲規則,從而可能從根本上撼動官場GDP主義。重擊腐敗將使各級政府官員把過分集中在經濟領域的註意力,轉向其他領域,如環境保護、社會保障、收入差距和文化建設等。這些領域才是現代政府更應該關註但卻被長期忽視的方面。
  文章摘編如下:
  自中國共產黨十八大以來的一年多時間里,已先後有20餘位副部(省)級及以上高官,因貪腐等問題被宣佈接受調查。根據中國檢察部門提供的數據,在2008年到2012年期間,每年平均大約只有6名副部級及以上官員因貪腐落馬。由於中國目前已是舉世矚目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樣強大的反腐陣勢不僅在中國國內引起強烈反響,而且勢必引發世界各國對中國超常規反腐的關註。
  在後金融危機時代,腐敗問題在各國都是一個不斷升溫的話題。有報告顯示,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世界許多地區的腐敗問題都趨向惡化。因此,中共的大規模反腐,對於中國國內乃至世界範圍的政治經濟社會發展,可能都具有非常深遠的影響。如果只是認為嚴厲反腐,會對個別官員微觀層面的預期和行為產生影響的話,可能會低估反腐運動在宏觀和思想層面的長遠作用。事實上,反腐和節約運動最可能對中國最近20年所形成的經濟發展至上(GDP主義)的官場文化,帶來沉重打擊。
  中國政府主導建設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在經濟領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國家各項經濟指標和在世界的經濟排名節節攀升。然而,這種高速的經濟增長也帶來了貧富分化、物價房價高漲和環境污染等各種負面問題,給國家的可持續發展帶來嚴峻挑戰。在探析造成這些問題的原因時,一些觀察人士把主因歸結為中國官場形成的盲目追求地方經濟發展的GDP主義文化。在這樣的文化下,各級官員都陷入了瘋狂追求各類經濟指標的競賽之中。
  這不僅因為對這些指標完成情況的考核,可能直接影響官員自身的提拔和升遷,也在於這些指標本身即意味著重大物質利益。這些利益在很多情況下,需要通過貪腐方式來轉化為個體利益,這樣才能給官員和其所在單位帶來無窮盡的激勵作用。不可否認,GDP主義在推動中國政府轉型和發展經濟方面,曾經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但物極必反,由於中國經濟發展已經經過了急於起飛、片面追求速度的發展階段,如果任其繼續主導中國政治的運行規則,前面談到的各種問題也將會不斷惡化,最終可能帶來災難性後果。
  儘管有識之士早在10多年前就看到GDP主義的副效果,並大聲疾呼進行改變,但由於受到國際新自由主義思潮的影響,和國內既得利益的干擾,GDP主義文化不僅沒有被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所打斷,反而有所強化,並且由一種官場文化逐漸擴散為全民文化,職業道德、社會道德、法律規則和人際關懷,讓位於對經濟利益的瘋狂追逐。從本質上講,對權力監督的缺失導致了腐敗的惡化,而惡化了的腐敗又必將強化GDP主義。這是因為很多腐敗行為,只有在片面追求經濟發展的語境下才能被正當化和常態化。
  GDP主義之所以在中國官場泛濫並難以遏制,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在於官員及其背後的利益集團,直接受惠於瘋狂追逐的經濟指標的實現;而將官員利益與這些公共經濟利益直接掛鉤的重要實現手段,在於形形色色的貪腐形式,或可稱之為看不見的利益輸送手段。
  研究表明,中國公務員和國有部門內部,和社會的薪酬差距在名義上與很多國家相比,都更顯得平均主義。但為何中國的“公務員熱”愈演愈烈,和各種長期存在但並不合法的腐敗方式幫助輸送利益,有很大關係。在這種情況下,各種“潛規則”橫行泛濫,正式規則被非正式規則取代,經濟利益成為衡量一切成敗得失的唯一指標。這是今天中國各種社會和環境問題產生的根源所在。
  前所未有的“反腐風暴”將改變現有游戲規則,從而可能從根本上撼動官場GDP主義。大量官員的落馬和公款浪費行為的遏制,導致整個公務系統和國有部門處於非常謹慎小心的狀態,支持“官本位”的各種“潛規則”處於瓦解消失狀態,明文規定重新被人們重視。在新的政治語境下,官員們由於缺乏各種灰暗狀態下的利益輸送渠道,來幫助實現個人和集團物質利益,自然在追求經濟指標方面會失去勁頭和興趣。
  重擊腐敗將使各級政府官員把過分集中在經濟領域的註意力,轉向其他領域,如環境保護、社會保障、收入差距和文化建設等。這些領域才是現代政府更應該關註但卻被長期忽視的方面。(陳剛)  (原標題:外報:中國反腐風暴將撼動官場“GDP主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34imrlsb 的頭像
im34imrlsb

Almighty

im34imrls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